第366章 怀孕了

等小贝安顿好病房,司屹川让其他人都出去,把乔楚单独留了下来。

“小贝,你现在状态清醒,我要问你一个问题,你要老实回答我。”他很严肃地问:“是谁把你推下海的?”

他的眼神凌厉雪亮,让小贝无端有些害怕,垂下眼睛不敢吭声。

乔楚着急地问:“小贝,你就实话告诉你的爸爸,我有没有推你下海?你快说啊?”

司屹川盯着乔楚,“你不要出声。”

他的眼神始终夹着戒备和不信任,乔楚心底发寒,嘴角讽刺一牵,赌气地不再看他。

过了好一会,小贝好像终于下定决心似地,对司屹川说:“爸爸,你不要怪乔楚好不好?她为了救我已经拼尽全力。虽然我不是很清醒,但我能感觉到,她一直拼命地把我的脸托到海面上,否则我就算救回来,也肯定变成废人了。不管她做了什么错事,我的命也是她救上来的。”

这番话,咋一听是为乔楚求情的。可是司屹川和乔楚都是何等聪明的人?瞬间就明白这番话里的信息含量。

乔楚这回是完全懵了,呆呆地问:“小贝,你为什么要害我?”

司小贝不敢看乔楚,心虚地把脸侧过一边去。

司屹川听过女儿的话之后,脸上就一直阴沉着,看着乔楚的目光,一寸一寸变得冷然。

这一刻,这位尊贵的江城第一少,聪明绝顶的脑袋里,能想到的事情太多太多了。

他想到乔楚身边那个纠缠不清的云穆;想到乔楚和纳兰家不清不楚的血亲关系;想到以前小贝和乔楚的关系恶劣,但是在乔楚的刻意讨好下,小贝渐渐地不再讨厌她;想到她把安妮调包导致安妮被打得不成人形;想到她利用欧阳医生吓唬安妮;想到刚才她坚持要自己去找小贝回来……

他还想到,乔楚曾经结过婚,她的外公跟司家有着抹不掉的宿仇……

想到浑身都发冷。

他怎么会爱上这么复杂的女人?

如果乔楚确实是别有居心接近他,那么这个女人的心机太深沉太可怕了,不能再留。

司屹川的权势太大,处于权力的中心太久,很多小细节都能与阴谋诡计扯上关系,所以他才会越想越复杂。

偏偏,他又失去两年的记忆,和乔楚的感情,加起来都不超过三个月。

三个月,怎么抵得过与女儿十五年的亲情?

男人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,乔楚却看得明白。她知道,司屹川已经完全相信了司小贝的话。

小贝是他的女儿,他相信自己的女儿而怀疑她这个外人,再合理不过了。

无妄的陷害仿佛从天而降,把所有的幸福和甜蜜统统砸碎。乔楚觉得房间里的白色好刺眼,仿佛是为她今天的下场裹起的素白。

她凄然一笑,肚子的疼痛再次袭来,让她的脑袋阵阵晕眩。可是她倔强地不肯表露出来,慢慢地后退,退到门口的位置,然后一点点地打开门。

她要退到与他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的距离。

司屹川突然厉喝道:“乔楚,你干什么?”

乔楚的手还停在门把上,冷淡地说:“既然司少不相信我,我还留下来做什么?惹人嫌吗?”

她爱他,已经花光了所有的力气和勇气,现在被心爱的人这样怀疑,如果再不离开他,她会崩溃的。“你不许走。”司屹川冷冷地说:“我会派人好好调查这件事,如果证实小贝说的是真话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