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柳絮飘络璎 > 第八十章 落花无情

第八十章 落花无情

“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?穆雪,我是成生啊,这几年,我无时不刻不在想你。你当初究竟去哪了?”柳成生完全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,仍然嘶哑的呼喊着这个现在看上去是魔鬼一般的女人。“我从来就没见过你,你再不放手,我可就要撕裂你的身体了。”

“慢着!”我连忙出声阻止她:“你当真不认识他就不认识他吧。不过我们两个的私人恩怨,你可不能因为打不过我就拿边上人来出气是吧。”这个女人听完之后哈哈大笑起来:“笑话,你也不看看是谁肩膀上落下一道划痕。竟然还口出狂言的说我打不过你?好,我现在就送你下地狱!”她一脚把柳成生踹到一边,柳成生本想挣扎的站起来,可是发现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因为他伤的太严重了。

穆雪伸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。我隐约觉得这个姿势在某个地方见到过。待到她双拳一出,原来就是少林寺的罗汉拳。我左肩的伤口还是撕心裂肺的疼痛。这下我就需要以闪躲为主了。幸好我曾经和少林寺的苦禅大师交过手,对这套拳法还是有一些熟悉的。若是我对它一无所知,以我现在的体力和伤势。可能就会有点难受了。我现在就好比落花,被无情的女魔头鞭笞着。她的罗汉拳法完全不亚于苦禅的拳法。两个大汉和络璎也交上手了。只是我现在实在无暇去看络璎那边的形势,只不过络璎的实力我是有信心的,只是我眼前这个人。以现在的我恐怕有些难以对付。我根本没有机会还手。

“呵呵,还有点本事,那看看这招,你能不能接的住?”她突然身法一变,腾空而起,呈一条直线飞快的踢向我。我心下一颤,要躲开是已经来不及了。我只能够提起内力,提起双手,运起最后一口气,在我的双手和她的脚相碰撞时,我的左肩的疼痛瞬间传遍全身。我用尽最后一点力将她的脚踢挡了回去。然后我就再也控制不住我的重心了。我向后整整后退了三米左右,跪倒在地上。我痛的说不出话来。我听到了穆雪狂妄的笑声。然而她突然脸色一变。因为她的腹部其实也被我的掌风打中了。在刚刚她腾空而起落下的那一刻。她捂着肚子。恶狠狠的看着我。从边上提起刀向我走了过来。

我感受到了绝望。我看向络璎,她焦急的想要摆脱两个大汉来救我,可是她几次想要打开他们都失败了。我微笑的看着她,之后闭上眼睛。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。我心里只是想着要和络璎永别了。我们没有多么轰轰烈烈的誓言,也没有那些坎坷虐到骨子里的的感情。我们只是平凡的把对方当作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人。可是,我终究要离开你的。但是我没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快。我要先走一步了。可别忘了帮我报仇啊。

我仿佛听到了络璎的呐喊声。以及她发怒的想要打开身边的两个大汉。只是就算她现在打开了两个大汉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柳成生的声音让我大吃一惊:“穆雪你仔细看看这个人,她可是你当年拼上自己的命你也要好好保护好她的呀,难道今天,你要在这里杀了你三十六年前你拼死保护的那个人么?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?你失踪了那么多年,一定吃了不少苦。流了不少泪,是我的错,这都是我的错。只不过你真的不能杀她。她是襄阳城百姓的希望了。”但是我依然能听到脚步声,直到很近很近的时候。我以为一切都要结束了,但是我预料的事情并没有发生。我缓缓睁开眼睛。发现穆雪在我两米外停下了脚步。直勾勾的看着我。她的眼神似乎在变化。她开始落泪。我对上她的眼睛,似乎来到了另一个场所。

“陛下,我就是拼了老命,我也会保护好她们的。”那时候的穆雪还真的是美若天仙,现在的她烟熏妆有一种恶魔的感觉。顾文倩看着她,郑重的点点头。她带着两个孩子,想毕就是我了。很快,穆雪就被几个人围住了。她有着时空的能力一般,因为她竟然将其中的一个女婴弄的消失了。之后人类的兵马赶到,她看着柳成生,把手中的孩子狠狠一扔,竟然纵身跳了下去。相必我就是她用自己的生命安全和一生幸福换来的。可是现在,她可能会要了我得命。

“啊~”我似乎看到了穆雪抱着脑袋痛苦的样子,我看向柳成生,柳成生开始慢慢向这边。“穆雪,我对不起你,我当初不应该救不回你。”我看到她眼神中的戾气已经有好久没有表现出来了。只是我看到她挣扎的样子,也有一种凄凉的感觉。当初真的是她救了我的命,要不然我很有可能就葬送在叛军的手中。只是我现在有点好奇另外一个婴儿究竟是谁,她又回去了哪里?

黑色的烟熏妆开始慢慢的褪去,柳成生紧紧的从背后抱着她,她这次瘫软在柳成生怀里,不断的被以往的记忆群侵略。她白皙的脸庞,迷人的眼睛,并且在慢慢跌落的身体,说时迟那时快,柳成生紧紧的拥抱着她。陪伴她回忆起那厂整整三十六年发生的一切。

壮汉见状不好,连忙想要摆脱络璎,我已经开始摇摇晃晃的尝试着站起来,我看了看我的肩膀,鲜血染红了我的整件衣服。我勉强的站了起来。只是没有办法尝试走路。络璎连忙跑过来扶起我。。关心地问我:“怎么样,没事吧?”硕大的西瓜被我们四个人偷吃的话。应该没什么大事。
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我有一点于虚弱,根本站不住脚,守城的将军连忙打开城门。络璎扶着我,那叫一个幸福,我刚才可是真的要,柳成生的双肩也伤的不轻。